分享到:

      崔龙喜:用紫砂的语言阐释中华文化

        看到崔龙喜的笑容漾在脸上,即刻感受到了温暖。他身上的那份质朴和纯真,就像他制作的紫砂壶一样,虽经历经了窑火的灼烧,却依然饱含着乡土的品质和生活的气息。
          我们的谈话围绕紫砂展开。崔龙喜自1979年开始紫砂壶艺创作,在传承、借鉴传统紫砂工艺的同时,在壶型、工艺、材料运用上进行了大胆的革新。他的作品中蕴含着深邃的文化内涵,意境高远,技艺纯熟。而他坚持使用原矿并致力于让紫砂艺术走向世界,更体现了一个真正的艺术大家的情操和品质。
          原矿,还是原矿
          崔龙喜是一个热爱原矿、推崇原矿的人。在宜兴丁蜀镇小山村里出生的他,从小在蜀山上嬉笑玩耍,脚下踢踩的是世间罕有的优质天然陶土,手中把玩的是年代久远的古龙窑里的紫砂残片。他熟悉蜀山上的一草一木,对各种矿料的质地、颜色、分布了然于心。“原矿是天然的陶土,我们从山上把土挖下来,经过筛选、加工将其变成做壶用的熟泥。”崔龙喜在紫砂创作中坚持采用不添加任何化工元素的原矿段泥。现代制壶工艺中,为了造型和色彩的需要,采用向泥料里加入化工色素的方法。在崔龙喜看来,这种方法简化了制壶流程,能够更容易地得到所需要的造型和色彩,但这就像往牛奶里注入三聚氰胺一样,长期饮用添加了化工元素的茶壶冲泡的茶水,很可能会危害人体健康。“其实,紫砂土本身也是色彩斑斓的,任何大自然中的颜色在紫砂土中都能找到。此外,也可以将不同种类的陶土相互调和,产生新的色彩。”宜兴的紫砂和全世界任何一种陶土都不一样,之所以称之为紫砂,是因为这陶土制成的茶壶无论何种颜色,冲泡后,静观其表面,都有一定程度的紫光蕴藏于胎内,时隐时现,且其中的茶水不易霉馊变质。崔龙喜强调:“紫砂的美,在于朴实无华。所谓紫玉金砂,指的是砂料像金子一样昂贵,像玉器一样柔软。紫砂壶经过泡养,褪去窑气,矿料的美就会展现出来,那是一种柔和之美,朴质端庄、容雅大度。” 谈到紫砂壶,崔龙喜的热爱之情溢于言表。这就是紫砂人和紫砂壶的魅力所在吧。
          紫砂是一种缺憾的美
          “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一件?”崔龙喜的答案和大多数艺术创作者一样,他将自己的每一件作品都视作亲生的孩子。但他也同时指出,任何作品都不是完美的,都或多或少有这样那样的遗憾。“艺术是一种缺憾的美。”紫砂艺术亦然。
          沉浸在崔龙喜的紫砂作品中,常常会被其中的“深邃、内敛、拙朴”的气质所打动。我不禁会想,是一个具有怎样内心世界的人才会把这样的美呈现给世间?崔龙喜说自己的创作灵感源自自然、源自生活、源自他的众多的个人藏品。比如“圣泉壶”的创作,就和他在圣泉湖畔的一次偶遇有关:清晨,龙喜先生来到圣泉湖边,湖面薄雾升起,泉水在初升的阳光下闪烁着光芒,一滴晨露从头顶的柳树上滴落,扰乱了这静谧的世界……龙喜先生被眼前的美景深深打动,创作出了“圣泉壶”。江苏江南大学胡付照在评赏崔龙喜的“圣泉壶”时,曾这样写道,“龙喜先生的‘圣泉壶’,整个造型不就是一滴清泉吗?那泛着涟漪的茶汤里,有‘滴水之恩’,有‘清心的禅话’,也有‘无边的风月’”。
          龙喜先生的另一得意之作“龙洗壶”的创作,则来自于他的收藏。他的藏品中有一樽三足龙头青鼎,这是一件古阳羡城里出土的青铜器。随着时代的变迁,器物的周身已经是斑斑驳驳,残缺的有了伤痕,然而这并不影响它的气度与尊贵。尤其是那龙的高贵的态势使崔龙喜深受启发,创作出了“龙洗壶”。初看此壶,很难体味到其中的奥妙,把它和青铜龙洗放在一起,就会让人怦然心跳。此壶寓意“与远古的对话”:青铜龙洗是古阳羡的一个饮食之器,紫砂龙洗是新宜兴城的泡茶之器,青铜龙洗器物为虚空,紫砂龙洗加盖为盈实,一个向外寻求开放,一个向内反省自身。两条龙的造型不正向人们戒示了人之处世之道吗?明代陈眉公著有《小窗幽记》,其中一句“闭门对佛书,开门迎佳客,出门登山水”。向内求悟得自在,有壶有茶相伴,有挚友相交,身心融入大自然。这正是崔龙喜追求的人生境界。
          “牛壶”的创作灵感源自唐代诗人杜牧那首脍炙人口的《清明》。整个壶身是一个牛身的形状,壶嘴是个前伸的牛头,牛的尾巴是壶把,最为别致的是壶盖,一个半身的牧童,倒骑在牛背上,戴着斗笠,悠然自得。整个作品清新雅致,乡趣扑面。“玉门驼铃壶”苍茫厚重,雄浑古拙。高高的壶把,就像空旷悠远的玉门,壶身是遥远的沙漠,漫漫的黄沙中,驼队在缓缓前行,那悠远的驼铃,仿佛在耳边响起……看着这壶,唐代诗人王之涣的那首《凉州词》便跃然而出:“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让紫砂艺术走向世界
          至于自己到底做了多少把壶,崔龙喜记不清楚了。早年做壶为了养家糊口,如今,崔龙喜把紫砂壶作为自己毕生的事业和心灵的寄托。“再过几年我将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紫砂的创作上,将自己所学、所知、所悟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创造出更美、更优秀的民族文化。” 崔龙喜有一个梦想,就是让紫砂艺术走向世界。在他眼中,紫砂是灵动的,且具有极强的包容性,能够吸收华夏历史文化之精髓。他希望将中华五千年文化通过紫砂的语言阐述出来。

        Processed in 0.054(s)   12 queries

        memory 6.63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