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紫砂文房雅玩

         文房雅玩,指文人书房中的字画用品和陈设用品,有笔架、笔筒、镇纸、砚台、印盒、水注、帽筒、书Lml筒及仿曰铜裔奋皿等。
          文房雅玩的历史,在紫砂门类中几与紫砂壶同步,史籍记载明清大家们皆有涉猎:“时大彬、陈仲美、陈用卿、徐友泉辈,踵事增华,并制为花樽、菊合、香盘、十锦杯之等物,精美美绝伦”,“陈鸣远手制茶具雅玩,余所见不下数十种,如梅根笔架之类”,“厂盒宣炉留款识,香奁药碗生氤氳”等。故宫博物院藏有陈鸣远的“仿商爵”即为一例。
          宜兴紫砂工艺厂曾在1979年前后开始创制仿青铜器皿,撷取了自商至战国时期的青铜器造型七件,组成一套,有簋、爵、鼎、鬲、酒壶等,并荣获1980年度全国陶瓷美术设计评选二等奖;以后又陆续出产了青铜羽觞、对狮,镇纸用的青铜犀牛、龙、大象等。
          紫砂文玩中的砚台,别具风味。从材质上说,紫砂砚与澄泥砚相类似,历代艺人多有制作,然传世之作鲜见;近代亦有喜好而为之者,均未有凸起成绩。紫砂砚有光货砚台,不作雕饰,以线条圆润、挺括见长,砚面平整如砥,发墨效果好,有紫砂造壶施艺特点。有些紫砂砚并不发墨,供赏不供用。现在也有在紫砂泥中添加研磨材料,使其砚台既有紫砂材质,又具端砚发墨、润笔,不吸水的长处。
          文房雅玩中的笔筒、字画筒,也是紫砂艺人常见的作品。笔筒多以装饰见长,其历史逊于壶、瓶,如“贴梔子花树段笔筒”,以贴花技艺见长,花形正背如生,叶干气愤但愿盎然;“松干浮雕笔筒”,浮雕技艺浑然天成,不见斧凿之痕。“泥绘雪江待渡图”笔海 爿 ,精湛,笔海的茶墨色大面积空缺,吕旭出寒水与天际一色的艺术效果,远处山峦间蓬居宛在,一位披着蓑衣的渔夫正从远处驾舟来迎,将文人画的气味表现得淋漓尽致,与文人书房摆玩的趣味协调。
          清代朱石楳有“竹节印盒”存世,紫砂印泥盒较瓷质印泥盒多了几分凝重和装饰意味。
          当代紫砂巨匠汪寅仙、徐汉呆、徐秀呆诸豕均有文具作品,制作之精湛,不逊古人。
          紫砂壁挂壁饰,亦是文房雅玩中的一种吊挂物件,是在不同的紫砂器形上,主要以陶刻手段来实现装饰的艺术品。成品供墙壁吊挂装饰,或案头陈设赏识之用,品种有屏风、挂屏、挂盘、陶联、陶碟等。
          紫砂挂盘和紫砂字屏,也是通过铭刻体现不同书法的韵味。画碟、画盘、画板,是以装饰画面为主的另一种艺术形式,完全是作观赏和陈设之用。画面多为山水,如“四大、 黄山风云”等;陶刻以线条为主,由于刻线后再填以石绿等色能显出艺术效果,若刻泼墨写意,则不易显出层次。这类线刻风光山水,因粗细、疏密及画面布局的不同要求,常会泛起国画技法,如斧劈、披麻等皴法效果。这类画盘画碟的形制一般也不大。
          紫砂屏风,是木框内镶嵌紫砂陶板,分扇a组合而成,紫砂陶板上用陶刻方法镌刻人物或山水,供室内美化距离之用。挂屏则是将镌刻好字画的或圆或方的紫砂陶,镶嵌包装后,吊挂起来作赏识之用。还有将陶刻或字画好的画(字)碟、画(字)盘用支架安放在案头或橱窗,亦有赏心悦目之用。陶联,是以紫砂分块陶板当纸,上镌书法对联的陈设艺术品,它以凝重的色彩和庞大的气魄给人以艺术震撼。

        Processed in 0.062(s)   12 queries

        memory 6.616(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