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草创期的紫砂壶艺术

          草创期是从北宋中期到明代万历年间,紫砂陶由此发源,是阳羡茗壶早期的光辉。宜兴陶人开始把握紫砂泥的特性,能够制成泥片,而且吸收了宜陶缸、瓮和漆器、家具等其他器物的制作工艺,并逐渐形成了“捏塑法”、“打身筒”和“镶身筒”的基本成型方法,甚至采用了造缸时借用模具辅助挡坯成型,故有“供春更斫木为模”、“胎必累按,故腹半尚现节腠”之说。当时的紫砂壶大都混于缸瓮陶窑附烧,故多有“飞釉”和“火疵”等等毛病。
          这时期的传器有1976年宜兴蠡墅羊角山紫砂古窑址发掘出来的平盖龙头双条把壶、高颈六方壶、平盖提梁壶和苏轼设计的提梁(又称东坡壶)以及供春制作的树瘿壶(又称供春壶)等,是宜兴紫砂壶的雏形。
          宜兴羊角山紫砂古窑址出土的早期紫砂残片复原的三种紫砂壶,就是平盖龙头双条把壶、高颈六方壶和平盖提梁壶。光彩都是紫红色,表里均无釉。其泥料要比当时的粗缸泥细腻,但光彩单一,产品表里的致密度差,并且常有火疵现象,这是由於原料不纯、淘炼不精和烧时未用匣钵装套,以及还原气氛较重的原因。但从器物盛开的工艺手法上,已经可以窥见明清紫砂壶的雏形。例如,在成型时已经脱离了陶轮拉坯法,开始采用泥片镶接法,而后者恰是明清和现代紫砂壶的主要成型方法。至于壶嘴、壶把和的子的黏接方法,则采取了打洞捏塞法。又如六万方形壶的壶颈头起线,壶嘴捏塑成龙头形,壶嘴根部的菱花纹饰,以及壶把上系带小孔的处理手法等等,都为后来紫砂壶造型风格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北宋大诗人苏东坡在蜀山讲学时,曾切身设计一种提梁式茶壶,烹茶审味,悠然得意,有“松风竹炉,提壶相呼”的词句。后人就把他设计的提梁壶称做“东坡壶”。坡公每当茶后,总要捧着这提梁壶玩赏一番。过了一段时间,“壶身久且光彩生光明”,他更觉奇特,视为至宝。当初的茶壶呈砖瓦样的黄色,称之为“氐壶”,坡公有诗为证:“青烟白菜炒米饭,氐壶天水菊花茶。”
          苏东坡品茗赏壶的传世佳句还有《试院煎茶》诗:“蟹眼已过鱼眼生,飕飕欲作松风鸣。蒙茸出磨细珠落,盼转绕瓯飞雪轻。银瓶泻汤夸第二,未识古人煎水意。君不见昔时李生好客手自煎,贵从活火发新泉。又不见今时潞公煎茶学西蜀,定州花瓷琢红玉。我今贫病长苦饥,分无玉锰捧娥眉。且学公众作茗饮,博炉石桃行相随。不用撑肠拄腹文字五千卷,希望一瓯常及睡足日高时。”其描述茶、茶汤、茶具、茶效一气呵成,令人着迷。“瓯”为北宋茶器名,与茶罐等均为茶具别称。坡公在诗中提及“茗饮”、“一瓯”,此乃诗人与茶壶已达到日久相处、形影不离的境地了。
          明代周高起在他著的《阳羡茗壶系》一书中说过,最早做宜兴紫砂壶的是湖父金沙寺僧,逸其名。金沙寺僧,明成化、弘治年间宜兴湖父金沙寺和尚,过去都不知道他的法名。《中国美术词典》《陶瓷篇》的《陶瓷家》栏目里曾提到供春于正德年间随侍主人到宜兴湖父金沙寺,“向寺僧静智和尚学习炼土制壶技术,久经钻研,技巧熟练精炼,后来以制壶为业。……”“静智”会不会就是那位金沙寺僧的法名呢?据陶业中人说“僧闲静有致,时常和做缸瓮的陶工在一起,制壶选紫砂细泥捏成坯胎,用规范成圆形挖空其中腹,然后加上嘴、的、盖,附在窑中烧成,大为人们所喜用”。寺僧所制的作品,在明、清两代的茗壶著作里都未见记载。看来寺僧当时所制的壶,只是供一时之用,未必想借此留名,成壶史的功勋人物,故所制茗壶,既未款署,也不钤章。所以后代即使遇见他的作品,也无由辨识。寺僧制壶的方法也比较简朴,所制式样,好像只有圆形的一种,据说尝以指螺纹为标识。而供春则开始在壶上署名。紫砂壶的制造,从金沙寺僧到供春才大大地跨进了一步。这时期紫砂壶传世之作,见于著录但无款式的有三件:一是披去楼壶。披去楼藏紫砂大壶一件,发掘于佗城西郊明冢,杂于陶器之间。制作粗朴,身现大砂一颗,粗如青豆,周围釉泪斑驳,且现竹削纹,盖的无孔,全身现古瓮缸之银光色。底钦“阳羡制壶”章,篆法古奥。周高起《阳羡茗壶系》说万历五家之后,“壶乃另作瓦缶,囊闭入陶穴,故前此茗壶,不免沾缸釉泪。”此壶坯作陶缸质,复沾釉泪。纵非金沙寺僧所作,亦属初期作品无疑。其二是味茶庵壶。《蠡轩随笔》云:“予藏一砂壶,署味茶庵,乃大中之遗物也。”大中即正德年间隐居不仕的柳佥,吴人,号安愚,又号味茶居士,室名味茶庵。其三是寒绿堂壶。此壶是彭年旧物,彭年是明代长洲人。字孔嘉,号隆池山樵,以诗词名世。寒绿堂壶后归袁世凯次子袁寒云,袁逝世后,此壶不知闲逸何处?以上三壶,正和金沙寺僧、供春同时,但壶上没有署款,是否出于这两个民间艺人之手,有待于进一步查考。

        Processed in 0.051(s)   7 queries

        memory 5.07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