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王猛仁丨笔砚写就精气神

        王猛仁,一九五九年六月生于河南扶沟。河南省文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作家协会理事,河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河南省散文诗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周口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周口师范学院兼职教授。

        书法艺术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书法》“书苑撷英”栏目、《中国书法》“书坛中青年”栏目中有过专题介绍。先后随中国文联书画家代表团、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代表团在法国巴黎、加拿大蒙特利尔举办书展。应邀出访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书法艺术交流。

        作品入选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中国书协会员优秀作品展、第二十三回中日书法家自作诗书展、中韩书法家作品大展等。编辑出版当代书法家系列丛书四十余部,著有《养拙堂文存》(九卷),在海内外享有较高的知名度。


        王猛仁书法作品集《素墨至简》

        文/崔国发

        王猛仁不仅是散文诗界最令我敬佩的诗人之一,也是一位在中国当代书坛器蕴乾坤而道生、素墨至简而含情、笔藏朴拙而见巧、汲古推陈而出新的书法家。他深谙书法的常道,流转着飞舞的线条,挥毫弄墨,援笔飞书,心随笔走,才从心出,字里行间活化了中国书法的精神气脉,彰显出万物众象的生机灵趣,流荡着参差错落的艺术美感,熔铸着笔力猛仁的魂魄风骨。他在尺牍之上写情万里,于椽笔之下精思一隅,悟风神而妙姿舞,爽籁发而清风生,墨将磨而快意在,笔未至而气已吞。他披卷挥洒,淋漓畅达,逸笔纵横,才情勃发,心追手摹碑简行草等书体,在书法内容选择上,所涉及的皆为古诗词或名言名句,兼以自撰诗词或自创联句,这些书法内容致力于弘扬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讴歌华夏山川形胜、艺术瑰宝和有声有色的生活百态,抒发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激励读者为实现美好生活向往而不懈奋斗的壮志豪情,珠联璧合,形神兼备,相辅相成,相映生辉,真正做到了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统一,可谓胸藏锦绣造大化,腹有诗书气自华。

        草书 《常建·题破山寺后禅院》 137cmx70cm

        近日,猛仁先生将他的书法作品集《素墨至简》交由河南美术出版社出版,收有书法精品一百二十幅,配以释文,为大八开全精装本,内文采用二百克进口轻型纸,高档大气,相信它甫一问世,一定备受书法艺术家的持续青睐和高度赞许。但同时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是,他竟要我为之序。我虽偶写诗评,但对于书法却是门外汉,尤其是对猛仁先生这样一位颇得诗林高风且堪为书坛懿范的大咖,恐难穷其妙于一二,诚不敢班门弄斧,妄加评论。可是,猛仁先生坚持发微信给我:“艺术评论都是相通的,我相信您会有新的视角,来占领书法艺术高地”,奈何再三推辞而不成,又唯恐却之不恭,辜负猛仁先生的一片好心与一腔信任,便只好允诺而为之。及至我细致而用心用情地博览书法,可谓赏心悦目,我不禁叹服猛仁这样的书法艺术家“深者得其深”,而愧怍自己的评论“浅者得其浅”。由此,我想起了苏东坡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吾虽不善书,晓书莫如我”--苏轼其实是一位既“善书”又“晓书”之人,而我则是两者皆不擅矣,便只好在此故作“外行人看热闹”之语,权当“跳出书法看书法”,聊博粲然一哂耳。

        草书 《杜甫·晚晴》 137cmx70cm

        在我看来,王猛仁书法作品的特色之一是,素墨至简巧若拙。他之所以将这本书法集命名为《素墨至简》,大抵是因为作者的书法艺术观使然。猛仁先生在谈到自己诗书创作时写过一篇《素心含香》的随笔,他一直崇尚平淡、真实、简洁、素朴。情系翰墨,心缘丹青,《素墨至简》亦复如是,此所谓“灿烂之极,归于平淡”,淡而有至味也,大道至简,美仑美奂,以简驭繁,抑或是所谓“大智若愚,大巧若拙”,最高的巧其实就是拙,自然、本真,率意。老子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致虚极,守静笃”、庄子的崇尚自然、“虚静”、“物化”以及中国古代文论艺概中的“凝神”“忘我”的境界,我在猜想,它们对于猛仁先生的书法艺术追求,或许产生过重要影响吧--他左手赋诗,右手写字,出神入化,无法而法。在他长期的书法修习中,无论是结字、用墨、造型,还是章法、形质、神采,皆得自然,备其古雅,这也就是他为何将自己的书斋命名为“藏拙堂”的缘故吧。猛仁先生虽皆通众多书体,但尤擅长汉碑、简书,他在《我学武威汉简》中这样写道:“初学汉简,乍看来似不如其它书体那样严谨、秀美。武威汉简就在稚拙淳朴中表现出它的书法艺术风貌,它把那种磅礴的气势孕育在自然姿态之中,正是我们学习汉简所应吸收的。”作者在这段话中所说的“稚拙淳朴”、“自然姿态”,即是素墨至简、大巧若拙等书风技法的有力见证。武威汉简,是近代出土汉简中的佼佼者,它的形体和笔画都具有独到之处,对此,作者深切地悟出了汉简结体与用笔的特点,像本书中所萃取的作品,如录自毛泽东的《沁园春˙雪》、苏轼的《水调歌头˙大江东去》、韩愈的散文《马说》、刘禹锡的小品《陋室铭》、王右军的《兰亭集序》、郑板桥的联句,古诗二首联书“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唐代诗人韩愈《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宋代诗人杨万里《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文天祥的“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以及自撰联句“老树荫浓人来曲径通幽处,空山寂静秋在轻烟细雨中”、“峰回路转疑无路,柳暗花明别有天”、“幽林听鸟语,深谷朝云飞”、“善其意,修其身”等,书自家联,读他人书,作者书山问道,墨海扬波,或平中见奇,或拙中见巧,或化繁为简,无不精熟至极、变化至极地体现了汉简字体的力度、变幻莫测的节奏,字里行间时见楷书笔意,猛仁先生毕竟是汉简书法的能手,他通过自己对于汉简特点的研究,说它“开楷笔和行、草之笔的先河。”信夫!作者在点画流美之中,斋以静心,目送心随,下笔无非天然之生机、大造之氤氲。猛仁先生的书道,便是这样的不慕浮华,返璞归真,他的汉隶简书,毫无矫情伪态,却有一股朴拙之风,道法自然,得心应手,简与繁、巧与拙、疏与密、方与圆、曲与直、长与短、浓与淡、轻与重、缓与速、斜与正、蚩与妍、虚与实等,均皆可见其素墨至简,大巧若拙,在心在手,“书之气,必达乎道,同混元之理”,其腕底已臻美奂之境,在艺术上达到了辩证统一,此非大手笔、真艺师不能至也。

        草书 《李白·客中行》 137cmx70cm

        王猛仁书法作品的特色之二,我以为是,形神兼备气韵生。书法之“形”,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线条”,尤其是汉字,它是以象形为基础的方块文字,其独特的优美形式,为书法艺术的形式感提供了条件。康德说:“线条比色彩更具有审美性质”,线条是文字的媒介或元素,是进行书法创作特定的物化形态,可以说,书法乃是线条的艺术,具有“净化了的线条美”。对此,著名美学家叶朗和朱良志先生说这种“线条”是“飞舞的线条”,他们在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文化读本》中说:“在舞蹈过程中,舞者如同一个即兴创作的书法家,挥毫泼墨,时而停顿,时而激越,时而流动婉转,时而迟缓柔媚。虽然布景上没有书法,舞台上没有字迹,但使人感受到书法的气脉在流动。”从叶朗和朱良志的论述中,观照王猛仁的书法作品,我在润物无声般地颖悟着,书法艺术表现情感和对人的感化作用,以及这位令我心仪已久的书法家心灵颤动的精神轨迹。与唐代的大书法家张旭从公孙大娘的舞蹈中得到的启示一样,王猛仁先生在他的书法中亦颇得舞的智慧,其作品中气脉流荡,线条之中相连着舞的节奏与内在的韵律,充满着动感,充满着勃勃生机,他总是在自己的艺术实践中,每每把内心积蓄的丰富情感,通过幻化多变的线条栩栩如生地表达出来。猛仁先生说:“书法就是一种感觉,一种趣味”、“诗与书,是内心深处奏出的交响乐,色彩缤纷,迷离恍惚,每日沉迷其中,不可自拔。”他的书法,从纸面上自由自在地舒展,直到流向“内心深处”,或从其“内心深处”流出某种“感觉”、“趣味”与“情思”,故书是心画,书法艺术是心灵的艺术,如美学家李泽厚先生在《略论书法》中所说的:“书法艺术所表现的所传达的正是这种人与自然、情绪与感受,内在心理秩序与外在宇宙(包括社会)秩序结构直接相碰撞、相斗争、相调节、相协奏的伟大生命之歌”--猛仁所说的“内心深处的交响乐”与李泽厚先生论及的“相协奏的伟大生命之歌”,均不约而同地揭示了书法艺术的真谛、神韵与波磔驰骋的朗朗乾坤。猛仁先生的书法作品,正实践着他的美学观,即以美的线条与外形,体现出内在的智慧、品格与精神,此所谓“以形写神”、“形神兼备”“气韵生动”者也。如果你看过他的行书,无论是书写李白的《月下独酌》:“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凌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还是书写李白的《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扉。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抑或是书写孟浩然的五言绝句《宿建德江》:“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不仅其笔法之技巧达于自然之境,更能从行书的种种形态中传达出情感意兴、气势力量与自由精魂,从猛仁的作品中我们蓦然发现,书法不仅是技艺的,更是抒情的;不仅是表达的工具,更是展现天地精神的人文符号;不仅是直观的、形象的,更是审美的、抽象的,如李世民《指意》中所云:“字以神为精魄,神若不和,则字无态度也;以心为筋骨,心若不坚,则字无劲健也……思与神会,同乎自然,不知所以然而然也。”或如王僧虔《笔意赞》所论:“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抑或著名美学家宗白华在《中国书法里的美学思想》中所言:“既流出人心之美,也流出万象之美”--以形写神、心象相融、气韵生动、焕若神明等中国艺术-美学原则,因为猛仁先生的书法风神而愈益神清气朗,把卷洗砚,他的作品并非“形质次之”,而是形神兼备、神采与形质俱佳,襟抱阔大而有生动清雅之趣。

        草书 《李白·秋登宣城谢脁北楼》 137cmx70cm

        王猛仁书法作品的特色之三或是,汲古出新显新旨。猛仁深谙书法修习之功与翰墨之道,为书当要广采众长,正如蜜蜂采蜜一样,吸纳前人之成就于己胸,从而实现创作的出蓝之胜。由此我想起了古代书论之“镕铸”说,孙过庭《书谱》曰:“必能傍通点画之情,博究始终之理,熔铸虫、篆,陶均草、隶。体五材之并用,仪形不极;象八音之迭起,感会无方。”可见练书若器物之镕铸,融会贯通方可有所会意。这似乎关涉到继承前代的艺术传统问题,唐代诗人杜甫如是说:“未及前贤更勿疑,递相祖述复先谁?别裁伪体亲风雅,转益多师是汝师。”既要继承风雅的传统,“别裁伪体”,又要“转益多师”,汲古出新。文学若此,书法艺术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一个真正的书法家,首先需要继承传统,尊重传统,但又不能简单地模仿或描红,而总是要有所创造,有所超越,从而形成新的特点,自成一家,别具一格。我曾就猛仁兄的书法风格与他交流过,他说他早期以汉碑、汉简为基调,行书以“二王”为主,兼及于右任、王铎笔意,草书以张旭、怀素为要旨,借鉴时人之特长,承古拓新,努力呈现个人风格与独特技法。正是因为猛仁先生萃取书家众长,集历代书家之大成,终能“囊括万殊,裁成一相”,充分发挥线条的转折起伏,笔势的酣畅遒劲,墨色的枯湿浓淡,淬炼出他人眼中所有、他人笔下所无的美学境界。即以王猛仁的草书为例,他说过“以张旭、怀素为要旨”,张旭、怀素的狂草,于那回旋曲折、畅达连贯的笔墨线条中,宛如“飞鸟出林,惊蛇入草”、“恍恍如闻神鬼惊,时时只见龙蛇走”,而王猛仁先生说:“草书便捷,从中亦可发现书者的个性所在”、“写草,也许更自然、性灵一些。”他的草书作品,无论是书写孟浩然的《望洞庭湖赠张丞相/临洞庭》“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还是书写杜甫的《江南逢李龟年》:“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抑或是草书陶渊明的《归园田居》“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包括草书其自撰联“一片流云天边去,半江春水山外来”、“无语三载看山看水看日出,有诗数篇写情写景写人生”,皆能潇洒豪放,任情恣性,如云鹄游天,龙跳天门,既有张旭、怀素之遗风,又有猛仁雄逸之骨力。借古开今,古为今用,但猛仁先生并非食古不化,古风盎然,他不是一味地蹈常袭故,而是推陈出新,我手写我字,我写我字体,既远追名家传统又融自家笔意。虽然,古之《草书状》所描绘的“婀娜如削弱柳,耸拔如袅长松,婆娑而飞舞凤,宛转而起蟠龙”句子,用以论述王猛仁之草书,当亦恰如其分。

        草书 《李白·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 137cmx40cm

        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提出“一切艺术的本质都是诗”,主张艺术向诗的回归。自古以降,诗书画同源,这个本源性的东西便是诗意。王猛仁是著名的散文诗人,他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协理事,坐拥养拙堂,著作已等身,作品给他带来的声誉远近驰名,不胫而走。他又是一位著名的书法家,乃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书协理事,汉字藏乾坤,墨香飘四海,尺幅竟使洛阳纸贵,一纸风行。全国多处碑林和名胜旅游胜地有其书法勒石,他在海内外有着较高的知名度,曾应邀到访美洲、欧洲、亚洲、大洋洲等二十多个国家或地区进行书法艺术交流,他的书法作品曾入选中国书协会员优秀作品展,第二十三届中日友好诗书文交流展。俯仰有仪,心手双畅,每因其书法丰富的线条架构之美与清逸的情感表达之境而打动观众。最让我们刻骨铭心的,便是笔砚写就的精气神,尽显中华书法的文化自信,试问:孰能精于诗书、腹笥充盈、抱骨含风、自出机杼者,猛仁也。

        2017年11月9日夜于洗心斋

        隶书 《柳永·望海潮》 137cmx70cm

        隶书 《每逢不信联》 137cmx35cmx2

        行书 《古人诗二首》 137cmx70cm

        隶书 《梦中醉里联》 137cmx35cmx2

        隶书 《苏东坡·念奴娇赤壁怀古》 137cmx70cm

        行书 《古人诗三首》 137cmx70cm

        Processed in 0.181(s)   10 queries

        memory 9.03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