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美育是心灵的照亮

        契诃夫在《樱桃园》中讲述了没落的女贵族不得已出售美丽的樱桃园的故事,这出戏剧刻画了面对一个即将到来的工业化时代人类的困惑,呈现了美好事物无可奈何的陨落和消逝。美和美育在功利主义盛行的时代常常显得脆弱和无用。在全球化时代,在世界格局多元化、价值观分崩离析、工具理性占据主导的世界图景中,如何面对宗教精神和哲学智慧失落后人类的精神生活、内心世界的日益失衡,如何重新发现并阐释人生的价值,美育的问题已不单是美学领域的问题,而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如何贡献中国智慧,历史在向今天提问。

        审美意识是一种历史和文化的积淀,一个国家的经济可以突飞猛进,但是社会整体的文化和修养只能慢慢涵养。趣味的多元化,其背后反映的是社会审美意识的不平衡。而美育得到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这充分说明审美教育关乎人的完善、社会的和谐、民族的未来。如何正确认识美育的历史使命,如何贯彻美育的社会功能,如何传承中华民族优良的美育传统已成为新时代的课题。

        蔡元培先生于1917年提出“以美育代宗教”的主张,首次将“美育”的概念纳入中国高等教育思想体系,目的在于对抗教育的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倾向。美育的真正力量在于推动和催生人对于自我生命的真正觉解,使人在一个现实功利的世界里,锤炼一种超越的智慧,一种审美的心胸,一种自我净化的途径,一种自我涵养的方式,从而获得一种充满希望的人生态度和精神取向。

        今天,美育同样面临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的冰火。面对教育的困境,美育的使命在于引导教师、家长和学生,从应试教育的压力下走近自然和艺术,体会人生的大美。这种引导关键是将美感教育落实到家庭、学校和社会这三个主要的教育领域中去,以此提高中华民族整体的人格修养和精神面貌。

        其一,美育是超越功利的人性教育,美育最基本的特性在于引导人在超越功利、愉悦自由的精神状态中,认知自我内在的灵性,塑造自我完善的人格。唯有美的感悟,才能变换人的心地,变换心地才能变换气格,变换气格才能提升境界。

        中国艺术的核心精神就是在自然和艺术的世界里寻找至真至美的心灵,验证美的胸襟,从而探求艺术的真谛和人生的意义。宗白华说艺术的境界“既使心灵和宇宙净化,又使心灵和宇宙深化,使人在超脱的胸襟里体会到宇宙的深境”,在他的美学世界里,自然和艺术是感通宇宙大道的出发点和归依处,也是人类体验生命和宇宙人生的理想方式,而人的心灵是连接自然和艺术的纽带,将三者统一到一起的是不可言说的大美。基于此,宗白华强调美育的关键在于引导人身心的愉悦自由和健康发展,他指出了自然和艺术作为化育人心的一种社会实践的可能。

        其二,美育是同情和爱力的教育,是对每一个活生生的生命的关切和同情之心的培养。“同情”在宗白华看来是推己及人的关爱,美育的意义便是让人从心底生发出万物一体、民胞物与的至善思想。将那个有限的渺小的自我,扩大成为全人类的大我,从而生发出安然从容的在世情怀,并由此产生对整个人类和世界的人文关怀。这样一种同情和爱力的倡导和培养,对于改善冷漠的时代症候至关重要。

        其三,美育指向心灵的自由和创造的精神,一切领域的原创精神都需要美育的涵养。宗白华认为晋人的精神是最哲学的,因为它是最解放的、最自由的,唯其如此才能把自我的“胸襟像一朵花似的展开,接受宇宙和人生的全景,了解它的意义,体会它的深沉的境地”。正因如此,可以使人超然于生死祸福之外,生出一种镇定的大无畏精神来。美之极即是雄之极,王羲之的书法、谢灵运的诗歌、谢安的风度,其坦荡至谆、洒脱超然照亮了中国人文与历史。

        其四,美育是人文修养的教育,也是最高境界的教育。美育不应该是一门课程,它应该一以贯之地渗透在教育的全部过程之中。从小学到大学的每一门课、每一个学科都应该贯穿美育精神,每一节课都应该浸染审美教育,每一个教师都应该是美的使者。如果缺乏美育精神的贯穿,就算是艺术教育本身也会变得空洞、机械和无趣。理想的社会,每一个人都应该是美的使者。美育是心灵的照亮,是自我良知的教育,是精神提升的教育,是生命意义的教育,是人生信仰的教育,也是给人以希望的教育。因此,美育的呈现形式不仅仅是灰色的理论说教,还是灵魂对灵魂的点亮,是启发和引导人的良知的自我发现和自我照亮。

        美育的根本目的,是致力于人的精神世界和内心生活的完满,培养我们感性和精神力量的整体达到尽可能和谐。仅仅依靠知识和技能并不能使人类获得快乐而有尊严的生活。职业教育不能造就一个人的胸襟、格局、美德、趣味、境界,只有和谐的人格才能让我们有足够的智慧创造一个快乐的、有意义的、有情趣的、完全实现自我价值的人生。因此,美育的根本是人性的教育,是让人成为人的教育。美育是点亮良知和完美人格的艺术。

        一个人如果没有精神追求,大家会说这个人很庸俗,觉得他的人生没有意义。一个社会没有精神追求,那整个社会必然会陷入庸俗化。一个国家物质生产上去了,物质生活富裕了,如果没有高远的精神追求,那么物质生产和社会发展最终会受到限制,这个国家就不可能有远大的前途。天长日久,也会出现人心的危机。一个人的精神的滑坡是遗憾,一个民族的精神的滑坡就可能是一场灾难。美育可以平衡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这两个必须坚守和平衡的极地。在此意义上,美育关乎社会人心,关乎人类良知,是守护一种社会启蒙和良知道德教育的底线,这项工作是崇高而神圣的。因为它决定了我们这个民族和国家的基本道德修养的海拔,保证整个社会精神生态良性发展,甚至避免可怕的文化地震的产生。

        童道明先生在《惜别樱桃园》一文中说:“谢谢契诃夫。他的《樱桃园》同时给予我们以心灵的震动与慰藉;他让我们知道,哪怕是朦朦胧胧地知道,为什么站在新世纪门槛前的我们,心中会有这种甜蜜与苦涩同在的复杂感受;他启发我们将要和各种各样复杂的、冷冰冰的现代电脑打交道的现代人,要懂得多情善感,要懂得在复杂的、热乎乎的感情世界中徜徉,要懂得惜别‘樱桃园’。”美和真理一样,其实每时每刻向所有人敞开,只是物欲和功利的诉求遮蔽了我们的眼睛。中国美学的思想和传统启示我们,“智慧的生活”是“审美的生活”,真正的生活是回归本源的生活,在那里,最高的智慧,最美的心境,最灿烂的感性,最真实的自我,最永恒的当下,最深广的瞬间全部聚合在一起,共同作用于一个生命,涵泳自由和创造的美的精神,从而让这个生命感到生的无限意义和价值,为被物质功利蒙蔽的世界指出一条通往精神自由的澄明之路。

        (作者系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0.064(s)   15 queries

        memory 4.449(mb)